戴志军:谁可清寰宇 犹忆戴志军
来源: 2021-03-26 14:38:49 责编:刘超

江淮新闻第一端5

编者按:按照全国和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部署,为在全省各级政法机关扎实开展政法英模学习教育,弘扬英模精神,凝聚奋进力量,努力建设一支党和人民信得过、靠得住、能放心的政法队伍,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办公室首批遴选10名政法英模代表,即日起,开展“安徽政法英模先进事迹报告网络展播”活动。


下载

 

谁可清寰宇  犹忆戴志军

报告人:许蔚(戴志军同志生前同事)

这个春节,我和战友们一起去了公墓,看望我的好领导、好兄长戴志军。拂去碑前的灰尘,墓碑上那敦厚而亲切的笑容,勾起我阵阵辛酸。这笑容,绽放于我初入警队时的彷徨,引领我走过成长的艰辛。墓碑旁的松枝上系着一张悬挂铃铛的小纸条,上面写着:戴哥,我们想你了!是的,我们想你了。你生前常说,我们呆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还多,刑警大队就是一个大家庭。而你,就是这个大家庭里慈祥的兄长。

戴志军,原淮北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,历任烈山分局刑警大队长、刑侦副局长。他专业素养扎实、工作经验丰富、侦查谋略高超,是同事们眼中的破案能手,凡大案要案的侦办,只要有他在,大家就有“主心骨”。

2013年4月,烈山区任楼矿塌陷坑内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。尸体全身赤裸、身绑水泥桩,已高度腐败,面目不可辨认。尸源不明、没有监控、没有目击者,案件该从哪里入手?参战民警一时茫然失措。

关键时候,时任刑警大队长的戴志军站了出来,冷静作出分析:“四月份的夜里还很冷,而死者却只穿了一条内裤,很有可能是在夜晚睡觉时被杀的;捆绑尸体的电线是低端过时的铝芯线,城市早就不用了;随尸体捆绑的水泥桩,也是农村建造大棚常用的物品。因此,我认为这是一起情杀案件,犯罪嫌疑人应该居住在抛尸现场周边的村庄。下一步,对以尸体为圆心,半径5公里范围内进行排查!”

经过20多天的大量摸排,犯罪嫌疑人最终被抓获归案。经侦查,嫌疑人夜晚回家发现死者与自己妻子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,一怒之下用木棍将其打死。怕事情败露,便将尸体绑上水泥桩,用三轮车运至住处不远的塌陷坑边沉尸湖底。水落石出,许多参与办案的民警和听闻此事的群众不禁竖起大拇指,“老戴可真是一名神探!”

2003年6月,烈山连续发生多起持枪抢劫、绑架的恶性案件,在群众中造成了极大的恐慌。为了抓获主犯,时任刑警中队长的戴志军,带领两名战友潜伏在嫌疑人家平房的屋顶,忍受着酷热和蚊虫叮咬,一守就是一夜。嫌疑人出现的霎那,他第一个冲了进去,不顾危险将嫌疑人死死控制,而此时嫌疑人手臂下的猎枪已经上膛。一臂的长度,就是生与死的距离。面对生死,谁能轻言无惧?唯有能够牢记初心,忠诚守护自己所秉持的信念的人,才能称之为英雄。 

从中国警官大学毕业后,他扎根基层,一干就是22年。他先后参与和指挥的各类刑事案件多达3200余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上千名。在他担任烈山分局刑警大队长和刑侦副局长期间,辖区现发命案全部破获。

因为热爱,所以执着;唯有热爱,方能坚持。“当警察就要干刑警!”戴志军是真的把刑警这份职业当做事业、当做实现人生价值的追求来对待。2012年夏末,为了侦办一起系列入室盗窃案,他和队员们一个多星期没有回家,而当时他持续发烧一周不退,还每天坚持和队员一起蹲点守候。同志们发现他脸色苍白、浑身发抖,苦劝无用之下不得不向分局领导汇报。在领导的命令下,他被同志们强行送到医院。检查后才知道是败血症,再拖下去就有生命危险了,那一次,他住了很久的医院才康复。

作为长期担任基层一线刑侦部门的指挥员,他承担的责任重、工作压力大、贡献突出,立功受奖的机会比其他刑警要多,可是他却几乎没拿过什么荣誉。“把荣誉和机会让给年轻人”,面对荣誉他总是这样说。他就是这样一位淡泊名利、严己宽人的兄长!

赫赫战功的背后,包含着多少对孩子、对父母的歉疚。英雄也会想家,可是为了保卫大家而不得不牺牲小家。

戴志军的母亲身患多种癌症,已经动过3次手术。在一次出差期间,他接到电话,母亲因病情严重需要紧急手术。挂断电话之后,他默默地点了一支烟,背对着同事,两肩不断的抖动。任务在身,他并没有回去,红着眼圈继续和大家一起工作。

后来我见过这位慈祥的母亲,她的朴素谦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那是在一次纪念戴志军的活动结束时,老人家握着我们的手说:谢谢孩子们,麻烦你们了。我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,我怕看到她那憔悴却又坚强的目光,我更羞愧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工作和英雄相比,我根本承受不起这位英雄母亲的道谢。或许,正因为这样谦和的母亲,才教育出这样谦逊的领导;正因为这样坚强的母亲,才教育出这样勇敢的战友;也正因为这样慈爱的母亲,才教育出这样仁爱的兄长。

世间安得两全法,不负家国不负亲。2019年8月26日,这一天,是戴志军心爱的儿子6岁的生日。他本该陪着妻儿,围坐在鲜花和蛋糕旁,欢声笑语,一起唱着生日歌!然而,他却在柬埔寨执行抓捕任务,36个小时昼夜不休的工作,他倒在了异国他乡。

9月28日,从异国押解着100多名犯罪嫌疑人的车辆,在公安局大院里停下,人群中,大家却再也找寻不到那熟悉的身影。他对父母妻儿的承诺、对刑侦事业的无限热爱,永远定格在了那个灰色的日子、永远凝滞在了时间的彼岸。

英雄虽已远去,精神薪火相传。兄长啊,你的身体虽已化作有形的石碑,但你的精神却已化作无形的丰碑,矗立在我们每一个人心中;它俨然成为一座灯塔,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