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心如磐铸警魂——追记安庆市公安局迎江分局刑警大队大要案中队中队长周磊
来源:安徽法制报记者 李斐 王原 陶国萍 2021-09-29 12:14:34 责编:刘超

安庆市公安局迎江分局刑警大队,临江2楼西边那间半夜常亮灯的办公室灯光最近没再亮起。9月24日,这间办公室的主人,迎江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党支部委员、大要案中队中队长周磊,在抓捕犯罪嫌疑人时,突然昏迷倒地,经抢救无效牺牲,生命定格在43岁。

家人说,他忙;同事说,他忙。周磊的时间,都去了哪儿?22年的警察职业生涯,18年的刑侦一线工作,连张“光彩”的工作照都没有。大家眼里忙碌的他走了,没来得及留下一句给家人的话。

江山不负英雄泪,且把利剑破长空。刑警被誉为尖刀,这把最快插入黑暗缝隙的利刃,曾一次次撕开裂口,破开迷雾,将正义之光照亮前行道路。而周磊正是这样,用生命践行警察誓言,直至拼尽最后一丝力量,将手铐铐在嫌疑人手上……

熟悉的办公室外,江水滔滔涌向东,船笛呜咽泪满瞳。

“我先上,你们跟在后面”

如果不是一次次选择第一个冲锋在前,或许周磊不会走得那么匆忙。

今年9月初,迎江公安分局接到群众报警称,停放在路边的汽车有零部件被盗。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,周磊带着同事围绕案发地研判、侦查,很快一个流窜多地的盗窃团伙被锁定。

固定证据后,9月23日晚,刑警大队决定次日组织民警赶赴铜陵市执行抓捕任务。当日值班的周磊得知消息后,主动请缨要求参加。

“已经值了一夜班的周队,本不在这次抓捕行动的名单内,但是听到他请缨参加的消息后,大家都挺开心,因为有他在,主心骨就在,任务保证能完成。”说这话的是迎江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陈一帆,从2019年被调至刑警大队以来,一直跟着周磊,在他眼里,周队亦师亦友。出任务时,只要周队在,心就安。

第二天一早,按照计划7点40分,载着周磊、陈一帆、王建军的车辆准时驶出刑警大队,9点30分到达铜陵市公安局刑警支队。在确定抓捕对象居住地址后,周磊带队来到嫌疑人黄某家楼下。

黄某是名惯犯,曾多次被警方处理。为了不打草惊蛇,众人潜伏下来,蹲点守候,布置抓捕计划。

“我先上,你们跟在后面。”丢下这句熟悉的话后,坚持冲锋在前的周磊,上了3楼。

守了十几分钟后,机警的他听到屋内动静,迅速冲了进去。

“公安局的,配合工作。”

在亮明身份后,周磊一只手控制黄某的手臂,另一只手准备控制他的身体。

然而,还没等陈一帆、王建军跟进去。愣神的黄某反应过来,开始激烈反抗。

“黄某身高1.85米,体重近200斤。当时他不断挥舞着手臂,暴力拒捕,嘴里还不停喊着女友冯某的名字,让其拿刀来。”回忆起当时情况,陈一帆说。

看到此景,年轻的陈一帆和更年轻的王建军都有些慌了,但周磊没有松手,指挥着他俩赶紧上。

从门厅到客厅,四人扭在一起……3分钟后,黄某被周磊压住,双手、双腿也被陈一帆、王建军控制住,手铐被成功戴上。

准备起身时,此时泄了力的周磊,往后一倒,晕了过去……

随着支援的战友赶来,大家一边将嫌疑人押解,一边将已经昏迷的周磊抬上车送医。

“在车上,我一直在想,没事的,没事的,周队肯定能醒过来……然而等来的却是抢救无效牺牲的消息。”面对记者,绷不住的陈一帆抽泣了起来,将头埋在桌上。

其实,这不是周磊第一次面对暴力抗捕的情形。

“2018年4月13日8点13分,我永远忘不掉这个时刻。”

汪湛是迎江公安分局的一名刑警,3年的毒品查缉工作中,他和周磊是好搭档。

“那天是周五,我和周磊在自营线索中,发现吸毒前科人员徐伟(化名)有复吸的嫌疑,头一天,我俩去蹲守敲门,没人开门,决定当天再去碰碰运气。”

这次,等了许久后,敲门还是无人应答。两人折返,从11楼坐电梯刚到1楼,门开了,提着菜刀,手拎塑料袋,盛放吸毒工具的徐伟出现在面前。

徐伟愣了一下,但马上反应过来,目露凶光,举起明晃晃的菜刀,大声喊道:“天天来敲门,今天砍死你们。”

说话间,凉意顿时冲上了汪湛的后脑勺,还没等他反应……

旁边身影迎着刀,冲了上去,嘴里喊着:“别动,警察。”

寒光中,徐伟被这股正气镇住,退了两步……

就在这时,周磊一个压腕,刀掉落在地,“哐当”一声,敲醒了汪湛。

没有武器的徐伟,慌不择路转头就跑,跳下单元台阶时,没站稳,还没等再次起身,就被追上的周磊压倒在地。

周磊、汪湛两人合力,一举将其擒获。

“为什么我会把时间记得那么清楚?因为在后期固定证据时,留意到单元门外有个摄像头,事发第二天我去物业拷下监控,这段19秒的视频一直保留在手机里。再回看这段,我释然了,周磊就是这样个人,无论在什么时候,总是不由自主地冲在第一个。”

“我熟悉,关键节点我能帮上忙”

超过12本的证据材料,垒起来有多高?

答案:超过一米。

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,大要案中队成为这场专项斗争的生力军。2019年4月28日,迎江公安分局接到中央督导组交办线索:“安庆市建材市场砖霸恶势力团伙案”,需限时回复。

时间紧任务重,先期证据准备尚未到位,且该案涉及面广,人员众多,案情极其复杂,只有一天一夜时间,谁上?

经过安庆市公安局、迎江公安分局专班研究再三,形成统一意见,由周磊作为前期联络员,统筹各方证据收集、抓捕制定、预审提纲等系列方案制定。

周磊迎难而上,将自己关在办公室内。

是寻衅滋事?还是强迫交易?

撕开关键的口子,这次还靠他。

外调、线索核查中,周磊带着同事,通过现场走访、摸排走访等方式,确定了犯罪团伙的人员架构。

随后,周磊在指定的时间内提前两个小时完成系列方案,确定了围绕强迫交易搜集线索的方向,为该系列涉黑恶势力案件成功告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2019年4月29日,收网时间到了!

考虑周磊太过劳累,专班让其休息,但他深知扫黑除恶案件的侦办注定争分夺秒,再次主动请缨,“我草拟的方案我熟悉,关键节点能帮上忙”。

凌晨1点,安庆某大排档旁,嫌疑人正吃着烤串,惬意地喝着啤酒。殊不知,饿着肚子的周磊正带着其中一个抓捕组箭在弦上。

考虑到市中心人员相对集中,周磊耐下性子准备等到嫌疑人酒足饭饱后再出击。

这一等就是2小时,凌晨3点,就在嫌疑人刚出大排档那刻,手铐铐在了他的手上。

凌晨4点,第一轮审讯开始,这次“帮忙”的周磊还在审讯室内……

6个小时后,结束审讯,他才和衣躺在值班室床上。“事不过夜,要不然我睡不安。”这是他常挂嘴边的话。

黑恶犯罪集团首要分子,往往都是难啃的硬骨头。想要撬开他们的嘴,就需要确实充分的证据。

由于此案案发时间相对久远,加上不少砖厂、开发商的忌惮,取得关键证据难上加难。

盛夏时节,江苏南通、浙江杭州……周磊带着同事脚步不停,一家家跑、一家家做工作。

“记得枞阳县的一家砖厂,之前我和周队来了好几次,但是被害人有点怕,说‘我们还要做生意,如果不痛不痒,关几年就把他们放出来,怕被报复’。”曾和周磊搭档11年的同事张梦晓对记者说。

怎么办?就这么回去?

此后2个月时间里,不甘心的周磊隔三差五就绕道枞阳,和被害人再交交心,深入聊聊扫黑除恶工作。

“周警官,大热天你别来了,我说……”真心敲开被害人的心扉,关键证据有了,黑恶势力犯罪集团被顺利起诉。

该案成功告破了,但立功授奖时,他却找到领导:“我只做了前期工作,帮了忙,没什么了不起,不要给我报功,给那些最辛苦的同志们。”

打着“帮忙”旗号的周磊,这次又推开了荣誉。

“大要案中队破获的精彩案件多,每逢媒体来采访,他都推,让年轻同志‘露脸’。有了荣誉更是嘴里最常说的‘年轻人、退休同事最需要这份荣誉,我还能干,还有机会’。”搭档时间最长的张梦晓,最了解他。

直到他牺牲后,同事收拾遗物时才发现,22年的警察生涯,周磊收获的荣誉只有区区三份,这其中还有个是大伙一致推选,推不掉的今年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三等功”。

“他就是个兵王,心里放不下的是群众”

在周磊调至刑警大队之前,他有过4年基层派出所的工作经历。

1999年刚毕业的他,被分配至安庆市公安局原郊区分局新河派出所工作。

这是安庆市最偏远的沿江派出所,而他是辖区最东边6个行政村的“片警”。

面对常住人口多、管理面积大、水网密集的辖区情况,当时还是单身,且是当地人的他,把派出所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,走街串巷、访问民情、查看水网成了日常工作的主要内容。

碰到村民打个招呼,聊上两句,说说身边有没有烦心事,邻里间有无“小摩擦”,虽然他年纪不大,但人情世故懂得不少。

“面对矛盾纠纷双方,他总是很有耐心,听得进去双方意见,遇到脾气急的,赶上话了,也不生气不发怒。吐槽完了,最后双方都不好意思了,看着小磊警官,脾气没了,和好了。”曾和周磊在派出所共事的民警李伟说。

到了后来,有了纠纷、摩擦后,大家都直接拨打周磊手机。因为都知道,他比110还好使。

靠江吃江,养殖鱼类曾是沿江群众的生活来源之一。夏秋季节,是龙虾和螃蟹的出售旺季,也是湖中窃贼出没的高峰。

这时也是“片警”周磊需要提防的时刻,划船巡逻更是常态。深夜里,水面一片寂静,窃贼闻风而动,得手后还没回到岸边,蓝色身影划船闪现,“第三只手”被成功抓获。

深知他为人的渔民们,为表感谢,将自家养殖的螃蟹、龙虾、鱼类往他船上一丢,赶紧走开,但不论多晚,他都会将这些鲜货收好,原封不动地还给他们。

调至刑警大队后,每逢遇到群众报警或者咨询案件,他总是不厌其烦耐心讲解法律程序,有时破了案,挽回了损失,群众高兴送来礼品,也总是被他好言婉拒。“他们是受害人,都已经有了损失,如果我们还要他们的东西,收了礼,怎么能对得起咱这身衣服呢?”

其实在周磊牺牲的前一天,他还帮一位老先生找回了被盗的手机。

9月23日,周磊值班。

7点刚过,接到身处某医院的老人报警称,手机被盗,子女号码记不清,因当天需住院,急需和他们取得联系。

一部普通手机,案值虽不大,但小案不能小看。了解前期情况后,周磊调取了医院内部监控,锁定了嫌疑人。通过视频侦查民警的配合,顺利锁定嫌疑人的位置——市内一洗浴中心。事不宜迟,大队车辆不够,带着陈一帆和陈德望,三人骑着易停靠、方便摸排、走访的刑警必备交通工具——电动自行车,直奔嫌疑人藏身地。

一开始还存侥幸心理的嫌疑人,在周磊的耐心规劝下,交代了藏匿手机的地点。

拿着失而复得的手机,被病魔缠身的老人得到些许安慰。

“细致、有耐心”是本次采访中,记者听到评价周磊最多的词汇。那他就没一点小个性吗?

“帮群众挽回损失开心,破了案子开心,看到他队里的同事破了案子更开心,他的笔记本里记录的都是关于案子的线索。他被我们戏称为‘大包子’,憨憨表情下,心里总装着群众,就想当个好兵王,带好队伍、大小案件一起破,守护百姓平安。”被周磊喊了18年“小马哥”,现任安庆市公安局华中路派出所教导员马忠东,道出了他眼中的周磊。

“他说,等到退休后天天给我做饭”

“今天我是周大厨,祝大家新年快乐,牛年大吉。”11道热菜、一碗热汤的图片定格在今年除夕2月11日。这也是忙碌一年后,为数不多在家的周磊,想到最实际犒劳家人的方式。

“他太忙了,忙的时候能忘记吃药,忘记休息,但是一定不会忘记我和女儿,爸爸、妈妈,只要有时间就一定会给我们来通电话报个平安。”

周磊的爱人操章丽经同是公安民警的表哥介绍,结识了周磊。“都说警察忙,结婚后才真有体会。”

那时已是刑警的周磊,加班到深夜是常事,有时专案需要,最长曾有过半个月未回家。但就算再忙,他都会抽空打个电话回家,问问老人的身体,问问孩子的学习,帮助妻子分担生活的压力。

由于长期不着家,为了方便照顾老人和孩子,操章丽和周磊决定,把两个家合并,搬进了老人家中。

今年已上九年级的女儿进入了学习关键时期。小时候,空闲时,女儿总爱缠着让他说历史故事,说多了没了新鲜感。为了更新内容,今年周磊迷上了听书,没时间看,就听;记得了,回家说给女儿听。

嘴里不说,心里明白的操章丽,深爱着这个忠厚、老实的公安人。说到做过最浪漫的事情,还要追溯两人恋爱。当时出差到厦门的他,拨通电话放大扬声器,给未曾见过大海的爱人,听海浪声。

这几年,最让操章丽放不下的还是周磊的身体,积劳成疾,高血压、高血糖等病症上身,体检时更是被医生连亮“红牌”。

开了药,但周磊忙起工作总忘记吃,逼着操章丽把药片换成一周的计量,一天一粒,七粒一板,方便自查,也方便她检查。

但是连操章丽都不知道的是,周磊还是常常忘记。最近电诈案情高发,为了尽快破案,他经常在电脑面前,一坐就是半宿,在海量数据中摸索前进。

困了,周磊就在办公室的小沙发上眯一会。

大队里的人都知道,只要烟灰缸里堆满烟头,那肯定是周队又没回家。

节省也是操章丽当时看上周磊的理由之一。

“做了16年的同事,我只看过他背过3个单肩包。”张梦晓曾留意过这一刑侦人的“标配”。

单肩包轻巧便捷,装上钥匙、证件、钱包,出差方便,拎着就走。可周磊的这一“标配”,常常成为同事调侃的对象:“周队,你这包太破了,赶紧换个吧。”

每每面对此种情况,周磊总是憨憨一笑,“还能用,还能用。”

周磊与操章丽最后一面,是在他牺牲的前一晚。当晚正在值班的他,接到爱人的电话,说要送点衣服、床单、被罩来。周磊接了东西,两人没聊上两句,操章丽忙着接下晚自习的女儿,匆匆离开。

谁知道,这一别竟成了诀别。

“女儿这几天状态不好,今天和我说,上政治课时,又想到了爸爸。回到家,哭着对我说:‘妈妈,我以后没有爸爸了,没有那个送我上学、给我做早饭、帮我背书包的爸爸了。’两位老人也同样如此,高龄失去独子,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。他说过,这些年没有陪我的日子,退休后,天天做饭给我吃做补偿,但他又食言了……”说完这句,操章丽强忍的泪水,崩堤般落了下来。

不愿相信这个事实,又何止家人。

岁月之羽,掠过时间的河。22年的警察生涯,抚过民心、警心,只是43岁正值当打之年的他,脚步太过匆匆。

从事一份工作,便坚守一份初心;热爱一项事业,必担负一肩使命。

大队一隅孤零零的电动自行车,还在那等待主人,因为它知道,会有人继承前任主人的遗志,骑着它奔赴下一个任务现场……(安徽法制报记者 李斐 王原 陶国萍)